您现在的位置: 重庆清华中学 >> 校园新闻 >> 媒体关注 >> 正文
清华抒怀 | 如清水,似华木 - 赵航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8-04-26


作者简介


赵航

清华中学初2010级学生,现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院攻读硕士学位。



如清水,似华木


        我对清华的称呼经历了多次的演变。小学的时候因为是教师子女,教学楼只是游乐场的延伸,曾经踩着轮滑去新修好的科技馆里探险,整栋楼黑灯瞎火,半个人影都看不到,那时候它只是我的家;初中在这里上了三年,张口闭口就成了“我们学校”;高中去了另一个学校,“清华”或者“九中”,已经是身在庐山之外的远距离客观叙述;后来上了大学,去了北方,而今身在异国,她又变回“我的家”了。


        每每跟别人谈起清华,我总爱讲我最喜欢的愚公池。


        愚公池一圈三百多米,接近一个足球场的大小。初二的时候我每天晚上在愚公池跑三圈,坚持了一整年。有一次两个男同学躲在湖边的万年青里,本想等我们跑近了就突然跳出来吓我们,结果被绿化带绊住了,没有跳得出来,反被我们笑了一顿。


        以前湖水清澈,鱼也多,从方泽亭上扔点面包屑就能看到成群结队的鱼涌过来打架,有的时候扔根柳枝它们也抢得昏天黑地的。有一次夜雨濛濛,跟几个朋友在方泽亭上讨论是人快乐还是鱼快乐,写进周记里,老师给了很高的评价。当时很得意,后来觉得那个高分可能是冲着庄子的面子给的。


        环湖一圈栽了柳树,高矮不一,枝条长的就一直垂到水里去,风一吹就一条一条地摆啊摆,水波跟着一圈一圈地荡啊荡。小时候柳树一发芽,就使劲儿跳起来扯几根最低的柳枝编成花环,戴在头上。柳絮飘飞的时节,就跟着柳絮追,但是跑得越急越抓不住。

| 愚公池


        贴着柳树是一圈环湖步道,深红色的小方砖铺成的,一到傍晚老师们就来散步。我也跟着父母散步,小时候听他们聊天,长大了就跟他们一起聊天。老师们的烟火气,其实与一般人也是无异的。据说人与自然最和谐的时候,是夏日的夜晚,有时人在湖边绕圈,蛇就挂在树枝上乘凉,不过我没有见过。


        步道之外有四分之一是高大挺拔的秋枫,往上连着两块草坪,小时候总在上面玩狼捉小白兔的游戏;另四分之一是遮天蔽日的小叶榕,往下连着一片不透光的杂树林,那是我们探险的去处;还有四分之一是桃树,与身后的一排香樟树一起作为篮球场的隔离带,我摘过好几次桃子,都是酸的;最后一段是七棵日本晚樱,掩映着通往教学楼的一长排楼梯和楼梯中间的董必武全身像。有一次下了晚自习,拉着我的好朋友去捡樱花瓣,把水泥地上的都捡进泥土里,但是忙活了好久,风一吹,又是落花满地。


        在清华读初中的三年,是我自由生长的黄金时代。那时候刚接触到现代诗,读了几本汪国真和席慕蓉,就跃跃欲试地写起诗来,我们五个同学竟然写满了一个笔记本。写周记也变成了文字的游戏,有时候编造小说,有时候又写文言文,有时候还模仿一下大师的文章,但我也不敢说像不像。《恰同学少年》热播的时候,我们几个好朋友自己也学着青年毛泽东他们搞读书会,书没看两本,多半时间都在校园里游来荡去。体育课自由活动的时候,就跟朋友们构思魔法世界和探险小说,买了黑色的本子和白色的笔,一个开头就写了几万字,最终却不了了之了。

| 哥大图书馆之一

| 哥大夜晚的图书馆


        我能自由惬意地生长,仰赖于我的老师们给予的宽容。班主任看我孱弱,动作还慢,特赦了我的早自习,于是整整三年,每天,我都就着全校的早读声吃早点,早自习下课铃成了我上学的闹铃。我总爱上课的时候悄悄在桌洞里看课外书,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直到自己做过实习老师才知道,每个学生的一举一动老师们都看得清清楚楚,但没有任何一个老师因此责备过我。最感动的是填中考志愿之前的一节晚自习,班主任轮流找全班同学到讲台上去谈心,他只对我说了两句话:“你心里目标很清楚吧?那就好好加油吧!”既没有好奇我的梦想,也没有试图干涉我的选择,他用最大的信任给了我最大的自由和勇气。


        同学之间的情谊也让我感动至今。汶川地震那天中午,我们正在办黑板报,林老师一声大喊,同学们纷纷冲了出去,班长却过来拉着我的手带我一起跑,虽然最后是虚惊一场,但她危难关头不忘了拉上我,实在已是生死之交了。当然,大部分的故事还是装在喜剧的外壳里。曾经跟有个同桌一起写诗,交谈甚欢,不分课上课下,于是我的座位被老师换到了另一个大组去,下课后他一脸严肃过来给我朗诵:“乡愁是一条窄窄的过道,你在这头,我在那头。”我笑他小题大做,心里却着实被感动了一把。


        回忆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值得歌颂,但这如清水似华木的三年却让我乐于一遍一遍地书写。毕业之后好几年,有次周末回家时猛然听到上课铃响,心里一急,抓起书包就想往外冲。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对离别无比恐惧的我,为什么在毕业的时候却不悲不喜。因为这是我永远不会真正离开的地方,这是我永远不会真正失去的时光。





   文 | 赵航

   图 | 赵航

编辑 | 刘小枫



她求实创新    自强不息

她开放包容    弦歌不辍


走进清华

她温润儒雅    愈发年轻


重庆清华,关注她,温暖你!




   快速通道
学校概况
基本信息 学校领导 学校荣誉 人文校园
校园新闻
校园动态 通知公告 后勤保障 领导关怀 媒体关注 清华报 校园视频
教育教学
教学活动 教学资源 学科社团 教学成绩 名师荟萃
教学科研
课程改革 论文论著 课题研究 交流讲学 专业发展 继续教育
学生德育
德育工作 家长学校 心理辅导 学生活动 团委学生会 平安校园 人文活动 艺术活动 科技活动 体育活动
党建工作
纪检监察 党内生活 群团工作
国际交流
汉语推广 外教工作 留学工作 合作项目 友好往来 德语教学 师生活动 冬夏令营 友好学校 其它活动
校友情结
校友故事 情结母校 助教助学 校友名录
招生信息
招生信息